您當前的位置> 大連新聞>文化

母親的飯館

2019-08-12 01:14 大連日報

    王岫岩

    這個坐落于瓦房店的小鎮名叫“永甯鎮”。在這個小鎮上,每天都有不同的故事發生,這裡生活着我的母親,有我成長的記憶,還有母親的飯館。

    母親已經50多歲,矮個子,小三角眼,兩片厚嘴唇,樣貌不算出衆的母親在人群中總能第一個被人識出,因為她有着天生的一副高嗓門。亮堂的聲音就像她亮堂的性格一樣本真、堅強、善良。

    我的父親是在我弟弟念小學的時候得的重病,後來去世了。母親的小飯館養活了我們一家子人。其實就是個小吃部,三四張桌子,幾個木頭制的四腳凳。桌與桌之間沒有隔斷,吃飯人的言談舉止會完全暴露在大庭廣衆之下。

    母親每天早早起來,不吃飯就騎着自行車去買菜了。她每天必須把24小時當成25小時來過,因為母親既是母親,又是父親,還是采購員、服務員、廚師,以及這個小飯館的“老闆”。天氣暖和的時候還好一些,冬天對于母親和她的那輛自行車來說都是極大的挑戰。在坑坑窪窪的結冰土路上,母親會時常摔跤。我常能看到冬日裡,母親騎着自行車在極不平坦的路上顫顫巍巍地頂着北風前行。母親的身體哪裡是北風的對手!她不得不向肆虐的狂風妥協,推着自行車低着頭、弓着腰向前挪。一年四季,周而複始,母親都是騎着她的自行車去買菜,推着挂滿菜的自行車走回來。

    随着我和弟弟的長大,母親的飯館也逐漸成長。用三合闆隔開了兩三個包間,包間之外搭配着幾個散桌,木頭靠椅也要比凳子稍微舒服了些。當地鎮政府知道了我家的情況,村裡還有鎮上的領導給予我們很多的幫助。有了政府的幫助、母親的努力,我們的生活也漸漸好起來。社會的進步,經濟的發展,從小家到大家都發生了變化。家門前的土路鋪成了柏油馬路,母親的自行車也退了休。新上崗的電動車前面的兩個電燈像極了蜻蜓的眼睛,所以我給母親的電動車起名叫“小蜻蜓”。母親有了“小蜻蜓”之後,買菜省力了不少,特别是騎在平坦的馬路上,穩穩的,我們看着心裡也踏實了很多。

    門前的那條柏油馬路翻新了一次又一次,一次比一次平坦、一次比一次寬闊。它像一個成熟穩重的漢子,袒露着他結實而健碩的胸膛。馬路的兩旁挺拔的路燈,像一個個眼明心亮的哨兵,威武得不行。母親的小飯館在馬路的一側,在路燈的照耀下,變成了二層的小樓。每個包間裡,旋轉的桌面,穿着猩紅祥雲錦緞花裙的椅子,看上去就喜慶。母親的飯館升級成了農家樂,最近一年又增加了鐵鍋炖的項目。将近80歲的姥姥看見了說:“現在的人是怎麼了?圍着一個大鍋台吃飯,得勁嗎?”我說:“姥姥,現在時代不一樣了,人們就是尋找這種味道,吃的是這種感覺。”母親在一旁聽着也止不住笑。

    我們合計着讓母親學個駕照,開車買菜比較方便。母親卻說,現在買菜都是送貨上門的,一個電話就什麼都搞定了,連付款都是用手機支付。我驚訝地問:“老媽,你什麼時候會用手機付款了?太時尚了吧!”母親說:“你姥姥都有微信了,我還能不與時俱進嗎!”冬天!冬天!再也不用擔心冬天那呼嘯的北風會不會打透母親的衣服,母親再也不用和北風抗争了。

    姥姥、母親還有我,我們三代人都沐浴在黨的陽光下。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,我們要引吭高歌,感謝我的國,讓生活承載着光明與希望;感謝我的命運,讓人生承載着愛與堅強!我愛我的國!我愛我的家!

城市活動More

  • NEW
  • 帶着刺鼻味道的毒煙不斷灌向室内;明火從屋子裡蹿出,封堵住了通向室外的大門;父母帶着孩子趴在3樓窗口大聲呼救,滿臉驚慌;祖父母則在住宅最内側的卧室裡,求救的聲音越來越小……
  • HOT主播黑名單
  • 8月6日,中國演出行業協會網絡表演分會發布了《網絡表演(直播)行業主播黑名單(第三批)》,“紅花會貝貝”名列其中,近日引發網友争議的網絡主播“喬碧蘿殿下”也被封禁5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