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> 大連新聞>财經

一杯茶半年賺了80多萬 他要趁着夜色圓買房夢

2019-08-12 00:19 大連晚報

  “夜晚是收獲的時刻!”每天深夜,當陳炳毅吹着清涼晚風駕車行駛在振連路跨海大橋上時,心頭總會湧起這樣一句感慨。1986年出生的陳炳毅是大連夜經濟的踐行者和受益者,他的“實現方式”是在大連新興小吃街——歹街經營一間水吧。這個隻有12平方米的小檔口向夜晚要效益,自去年5月份開業,在半年多時間裡賺得了80餘萬元。

  一天賣出1700多杯

  封膜機直接“累”癱瘓

  陳炳毅在歹街那間水吧的名字挺佛系的——無耶“髒髒茶”鋪。“在開這間水吧之前,我的心态一度很浮躁,想法太多,靜不下來……無耶,就是勉勵自己凡事看開,心平氣和。”在夜色中守着一個小檔口,看每天日落月升,從清靜到喧鬧,從歡聚到散場,陳炳毅漸漸沉靜下來,他的心駐守在一份事業上,于有和無之間,收放從容。

  歹街真正的熱鬧出現在每天傍晚5點到深夜10點半左右,那也是陳炳毅及其同事最繁忙的時候。“最近兩年,大連夜消費氛圍越來越好,以歹街為例,這兩年夏季,每天晚上,這條小吃街都人流湧動。街市裡客流飽和了,遊客們就在街口外排長隊……”這麼大的人流量通常都意味着生意火爆,小陳沒有辜負如此氛圍,他的“髒髒茶”鋪是那條街上當之無愧的“網紅店”,每天晚上顧客盈門,店前排長隊已是常态。

  “這個小水吧算上我一共有5個人,但在夏季最忙時,人手仍然緊缺,有時不得不找朋友臨時來搭把手。”小陳笑着說,去年夏季,該“髒髒茶”鋪賣得最火的一天,僅線上訂單就接了925筆,當天一共銷售了1700多杯髒髒茶。最忙時,封膜機因為一直在工作,機體過熱,直接“累”癱瘓了。

  在歹街這樣的小吃街,有的是熱鬧和火爆,夜經濟踐行者們順應需求,不斷延長經營時間,讓夜晚産生更大價值。“我們‘髒髒茶’鋪最初營業到晚上9點多,現在已延時到深夜10點半之後了。”小陳坦誠地說,每天晚上,他都舍不得下班,留戀着夜色,留戀着夜晚的收益。

  半年時間賺80萬

  夜間收入占70%

  每天經營到深夜累不累、困不困?對此,陳炳毅表示,晚上歹街很熱鬧,“髒髒茶”鋪顧客絡繹不絕,他及其同事都像打了雞血一樣,并不感到困乏。“現在,很多小吃和飲品檔口的經營者已經不需要淩晨去進貨、緊接着還要忙初加工了,而是都有各自專業的供貨商,配貨上門。”

  夜間經營的成本高不高?“我們是上午10點上班,晚上10點半左右下班,員工月工資4000多元。”陳炳毅告訴記者,在餐飲領域,水吧的工作相對輕松、幹淨,年輕人比較願意幹。而且,這類生意淡旺季明顯,每年也就忙幾個月,淡季時工作會很清閑。

  小陳認為,他的無耶“髒髒茶”鋪是大連餐飲行業夜經濟的一個縮影。“去年,我隻幹了半年多,共計銷售了10萬多杯“髒髒茶”,賺了80多萬元。而今年,銷量一定會突破10萬杯!”他透露說,目前,其“髒髒茶”鋪夜間收入已占到每日總營收的70%以上。

  在市區内買套房子

  他的夢想從未放棄

  對于像陳炳毅這樣的夜經濟從業者來說,夜色中沒有倦怠,也沒有意興闌珊。“我們這條小吃街有四五十家商戶,大家都在夜色中讨生活,在夜的喧嚣和熱鬧中,我們有價值地存在!”渤海大學畢業的陳炳毅有文采,也有想法。他認為大連餐飲行業的夜經濟淡旺季太分明:每年5月1日~10月初是旺季,其它時間則很淡。對此,他希望能夠引導本地消費者融入到夜經濟中,逐漸養成夜間休閑、娛樂、餐飲的消費習慣,将夜經濟全年常态化。

  陳炳毅的家安在開發區,雖然他曾想過在大連市區内買一套房子,那樣就可以離父母近一點,也能離店鋪近一些,但居高不下的房價讓他“退避三舍”,隻是夢想卻從未放棄。

  每天深夜,在“髒髒茶”鋪打烊之後,他都會心情愉悅地開車回家。在淺淺海灣的另一畔,年輕美麗的妻子在等着他歸來。他很享受那段回家的路程,吹着海風,滿載而歸。這樣的夜色總是太美太溫柔,因為愛情,也因為财富和夢想……

    

  點亮大連夜經濟

  夜經濟是城市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,是激發城市活力、推動消費升級、促進經濟繁榮及高質量發展的重要途徑。為助力大連夜經濟快速發展,我們走進了夜經濟非常集中而活躍的領域——餐飲行業,重點關注該行業夜經濟從業者的生存态,宣傳他們為這座城市的經濟繁榮和消費升級所做出的努力和貢獻,弘揚他們在深夜裡奮鬥不息的精神!

  我們将目光聚焦在小吃街深夜不打烊的飲品檔口、經營到淩晨3點之後的品牌燒烤店,以及燒烤師傅等一線夜經濟從業者。他們在夜色裡為消費者留一盞燈,守一爐火,為這座城市的生生不息、砥砺前行,貢獻着自己的一份力量!甲乙

文 本報記者曲家乙  圖 由受訪者提供

城市活動More

  • NEW
  • 近日,台風來襲,悶熱的夏季突然變的涼爽,很多人感覺不适。
  • HOT一家五口被困 情況危急……
  • 帶着刺鼻味道的毒煙不斷灌向室内;明火從屋子裡蹿出,封堵住了通向室外的大門;父母帶着孩子趴在3樓窗口大聲呼救,滿臉驚慌;祖父母則在住宅最内側的卧室裡,求救的聲音越來越小……
  • 主播黑名單
  • 8月6日,中國演出行業協會網絡表演分會發布了《網絡表演(直播)行業主播黑名單(第三批)》,“紅花會貝貝”名列其中,近日引發網友争議的網絡主播“喬碧蘿殿下”也被封禁5年。